当前位置:首页 >政府采购 
解密京沪深财政收入高增长:高房价和营改增贡献大?
2016年10月12日  
  京沪深政府钱袋子快撑破了。

    

  根据各地财政部门公布的数字,4月上海、深圳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分别完成840.4亿元、334.51亿元,分别同比增35.3%、31.48%。同期北京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也达到了12.4%的增速。

  

  这与当地经济增速并不相称。一季度京沪深GDP(地区生产总值)增速分别是6.9%、6.7%、8.4%,在全国城市中排名并不靠前。但三地一季度的一般预算收入实现了快速增长。

  

  另外,这些地区的工业增速并不高,其中上海4月规模以上工业增速是-7%,北京为1.9%,上海增速为全国倒数第二。而这些财政收入大增可能与服务业发展快有关。

  

  国家税务总局研究所研究员付广军告诉记者,工业增速很低,但是增值税大增,可能与很多工业领域的服务业分拆出来,缴纳增值税有关。“我知道的很多集团公司分拆成了小公司,单独的服务业公司增多,缴纳的税多,财政收入增速就提高了。” 付广军说。

  

  京沪深财政收入高增长

  

  一般而言,经济增速慢,财政收入相应降低。但很多地在经济放缓时,财政收入增速仍在迅猛增长。

  

  如一季度北京、上海、广东经济增速分别只有6.9%、6.7%、7.3%,在全国排名靠后,但是这些地区财政收入位于全国前列,三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分别是13.4%、28.3%、16.8%。到了4月,这些地区的一般预算增速仍是高位,分别为12.3%、30.2%、21%。另外深圳表现抢眼,4月份深圳全市完成一般公共预算收入334.51亿元,同比增长31.48%,比一季度的29.6%加快。

  

  这与很多地区财政收入和经济增速同时低增长,或者同时高增长的情况不一样,前者如东北三省,后者如贵州、重庆。

  

  受此影响,全国的一般预算收入排名发生了重大变化。前4个月上海一般预算收入增速为2960.4亿元,同比增长30.2%,直逼江苏全省的一般预算收入。江苏1-4月一般预算收入为3133.3亿元,增长15.5。但是一季度上海GDP总量只有6225亿元,还不急江苏、山东GDP(分别为16509亿元、14915亿元)的一半。

  

  对此,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胡怡建认为,GDP总量低,财政收入高,这很正常。原因是,上海今年以来服务业发展快,房价上升快带动了土地和契税的快速增长,因此实现整个一般预算收入快速增加也在情理之中。这种情况在其他一线城市也存在。但是高房价尽管短期带来财政收入增加,但是也会提高商务和居住成本。

  

  “因为最终产品的价格是一样的,但是成本不一样,这样高成本的地区优势难以维持。像上海一般工业就难以发展,甚至一些研发机构也会增加成本。” 胡怡建说。

  

  根据上海财税税务部门的解释:4月份,上海全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840.4亿元,比2015年同期增长35.3%。4月,全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保持平稳较快增长,增值税、营业税、企业所得税等主体税种增势良好。从行业来看,租赁和商务服务、房地产等行业对财政收入增长贡献较大。

  

  具体分析各个税种,则房地产契税等贡献大。如一季度的数字显示,上海土地增值税和契税分别达到了125亿、91亿元,分别增长29%、71%。深圳表现更突出,一季度土地整治水和契税增速分别达到108%、37%以上。

  

  不过,深圳大学中国经济特区研究中心主任钟坚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深圳财政收入增长快,的确有房地产的因素,但并不是主要因素。

  

  “深圳不像有些城市主要是拍卖土地,深圳早就已经没有土地生财的状况。而且大批自主企业的势头发展非常好,主要靠包括金融、高端技术等产业获得发展。” 钟坚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一季度深圳企业所得税、营业税分别增长了84%、26%以上。这说明深圳财政收入快,不只是房价高增的贡献,也有工业和其他服务业企业的贡献。

  

  营改增和房地产贡献大?

  

  事实上,深圳除了房地产价格迅猛增长导致相关税收增长快外,其他的工业和服务业领域税收也增速很快。这与上海、北京的情况类似。

  

  北京、上海、深圳地区工业增速不高。1-4月三地规模以上工业增速分别为1.2%、-5.3%、7.5%,在全国城市中排位靠后,其中上海在全国省市自治区排名为全国倒数第二。

  

  但是这些地区工业增速低的背后,增值税增速却很高。如一季度上海增值税、营业税、个人所得税分别增速都在26%以上。北京一季度增值税完成226.1亿元,同比增长14.3%;营业税完成356.8亿元,同比增长7.8%;企业所得税完成272.9亿元,同比增长12.5%;个人所得税完成177.4亿元,同比增长21%。深圳也是增值税、营业税、个所得税增速都在涨。

  

  但是增值税主要是由工业和商业等征收,营业税在5月份以前针对金融业等征收。所以4月深圳、北京、上海营业税税额高容易理解。但是京沪深的工业增速很低,上海还是负数,工业主要征收增值税,增值税快速增长,与工业低迷形成了对比。

  

  国家税务总局研究所研究员付广军对此指出,工业增速低,增值税增速一般也低。为什么京沪深增值税增速很高,可能与服务业营业税改增值税有关。因为5月在金融、房地产等多个行业营业税改为了增值税,预计5月增值税有新的变化。另外,增值税在京沪深的快速增长,可能与一些集团公司实施分拆有关。

  

  这些地区将制造业企业的一些服务环节拆成小的公司,单独征收服务业。这从其服务业比例快速增加也能得到反映。“但是具体分析还要有深入的数据来解读。” 付广军说。

  

  一季度,京沪深的GDP增速分别为6.9%、6.7%、8.4%,服务业增速分别为8.2%、11.5%、9.1%,服务业增速快于整个经济增速,服务业比例分别为81.3%、70.6%,59.9%,分别比去年同期提高了1.4、2.8、2.7个百分点。

  

  不过京沪深房价快速上升是有目共睹的。4月三地新建住宅价格同比涨幅分别为18.3%、28%、62.4%,其中深沪涨幅分列全国第一、第二。房价快速上升,会使得土地增值税和房地产交易契税快速增长,进而拉高财政收入。但是因为高房价不只是给一般制造业造成压力,也给甚至给一些高端的制造业和研发设计企业造成了更高的商务成本,经济难以可持续。

  

  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胡怡建认为,高房价也会对研发企业造成一些生存压力,一线城市要大力发展高科技企业,仍需要注意高房价带来的负面影响。(定军 来莎莎)

石家庄市财政局版权所有   地址:中山东路216号 电子信箱:sjzczxxglzx@sina.com
公安机关备案号:13010202001592 工信部ICP备案号:冀ICP备09047965号-1